香港聚宝盆

比利时为什无政权国家还不会乱www.buyssc.com

更新时间:2019-10-08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展开全部这个要从比利时这个国家的成立开始说起了,比利时的北部属于荷兰的一部分,荷兰这个概念比较特殊,既不是英法之类的同一国家,也不是德意这种小独立王国组成的国家,荷兰一直属于城邦制,各个城市是相对独立的小共和国。直到16世纪北部七省宣布成立荷兰共和国。但现在比利时北部荷语区没加入这个联盟。

  荷兰一直以经济为发展重心,这也使其国家观念十分淡薄,为了维护自身安全以面对法国的威胁,尼德兰地区(先比利时北部,荷兰,和卢森堡)宣布效忠如日中天的西班牙,改名叫西属尼德兰。后来西班牙堕落,管理权就交给了德意志联邦下的奥地利哈布斯堡家族,也就是后来普鲁士统一德国后被赶出德意志联邦,与匈牙利成立奥匈帝国的哪个家族。虽然这个家族实力一般,但是因为继承了神圣罗马帝国的皇帝头衔,使其成为了欧洲唯一一个可以称为皇帝的家族。因此在欧洲地位极高,一般国家不敢随便对其动武。

  但是1792年法兰西第一共和国成立以后,因为没有国王,所以也就不用尊重皇帝了,法国对尼德兰地区发动战争并且击败了奥地利帝国。现在比利时北部归入法国。但是1815年维也纳会议把比利时全境(包跨原属法国的现比利时南部地区)划归了荷兰人为造成了文化,语言宗教的对立(荷兰信封英国的新教因为当时英国国王是荷兰人,荷兰已经属于英国保护国,法国信奉天主教)直到1828年茅盾激化,1830年在布鲁塞尔宣布起义,起义成功后比利时独立。但是这个国家包含了北部的原荷兰一部分(没加入荷兰共和国的城邦)南部原法国的一部分,和东部原德意志联邦的一个小王国。

  因为经济发展不平衡,荷语区人长期歧视法语区和德语区的人。造成国内数百年来的民族矛盾。

  展开全部大多数人对比利时的政府危机一笑置之,其原因主要有两个。首先,比利时所面临的政治僵局有其独特的历史渊源,法语区与荷语区1830年的结合属于欧洲权力政治时代列强撮合的一桩错误“婚姻”。第二,比利时法语区与荷语区多年来斗而不破,始终没有酿成流血的安全危机。一言以蔽之,比利时发生的事情既不普遍,也不严重。有什么必要对一场有习惯性却没传染性的小国危机大加关注呢?

  这样的说法不能说完全不合理。比利时有国家、有政府却无民族的情况在西欧版图内确实不太常见。在欧洲的历史中,“比利时”是一个被创造出来的词汇,它既不是一个地理名词,也不是一个民族称呼。

  在中世纪的欧洲一片被泛称为尼德兰或“低地”的地区内,土著居民最早是习惯以城市为单位组织自己的社会和政治生活的。这片处于欧洲腹心位置的地区,商路四通八达又易攻难守,四周诸侯势强弄得地方贵族始终无法做大,工商业发达又鼓励了市民阶层、手工业主、商人的发展,最后自治的城市成为了基本的政治和行政单位,也成为彼时欧洲经济一个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星罗棋布的城市朝秦暮楚周旋于哈布斯堡、波旁及诸多大家族之间,以忍受盘剥为代价换取城市政治、经济与信仰的自由。虽然荷兰的崛起曾经一度改变了尼德兰地区的政治版图,但身处大国夹缝中的天然局限使这片土地始终没有建立强烈的民族认同进而形成统一民族国家。

  今天的比利时就是欧洲列强在1830年为了削弱荷兰,平衡法、德、英等大国利益所作妥协的结果。最后说荷语的佛拉芒人、说法语的瓦龙人还有为数不多的德语居民稀里糊涂被捏合在一起。

  不得不说,这种安排之所以170年来没有引起比利时宪政体制的大危机,很大原因就在于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人民早就习惯了没有国家的生活。自十二世纪时比利时经济就已经区域化和全球化了,人民习惯了自治城市和城市联盟的管理,地缘政治特性又决定了这个国家不能有独立的军事和外交政策。所以,国家能做什么对比利时人而言更像个伪命题。历史的独特性使很多人误认为,比利时发生的一切对这个由民族国家组成的世界而言,是没什么普遍性意义和价值的。

  我们可以承认比利时的独特性,但是发生在比利时的政治僵局却绝非没有普适意义。虽然在已经超过一年的时间里,比利时只有看守内阁而没有正式政府,但它顺利地实现经济软着陆,使社会秩序完全不受影响,甚至有闲心参与北约对利比亚的军事干预。政治家都是选举动物,他们有一种捕捉和讨好选民的敏锐本能。今天的比利时政坛,政客们放任政府难产,却谁都不愿意为布鲁塞尔三个小小选区的归属做哪怕一点点让步,这已经充分说明没有政府这一事实在比利时政治社会生活中所能体现出来的价值了。

  如果说这个被制造出来的国家在一开始有很多体制性的巨大缺陷,那么今天的政治僵局其实告诉我们,最初“婚姻”中看似要引起巨烦的错误今天已经无足轻重。在世界多个地区伴随中央政府管控能力下降、社会出现巨大动荡的时候,比利时人用轻松的僵局阐释了一种和平度过政府合法性危机的办法。www.buyssc.com!常识告诉我们,中央政府因为承担了巨大职能因而不可替代,比利时人则通过向强大的区域化进程和全球化态势敞开胸怀,消解了政府职能进而度过危机。

  首先,二战后欧洲从煤钢联盟走向欧盟的一体化实践彻底消解了比利时政府政治和安全上的职责。比利时自建国以来,就一直想当中立国逃避大国纷争。如何骑墙,如何不得罪人的避战,实在躲不过去如何应战,构成了不分德语、荷兰语还是法语公民的共同愿望。是欧洲一体化的进程终结了小国寡民的比利时政府这个艰巨又勉为其难的使命,共同安全和集体安全原则的实践削弱了中央政府的军事权力,却无差别地捍卫了比利时与所有邻国边界的安全。今天的布鲁塞尔,聚集了欧盟总部、北大西洋公约组织总部以及大大小小约1400家国际非政府组织,它们的存在其实和荷语区、法语区一样分薄了比利时政府权力,使比利时的国家色彩更加淡化,但你很难就此断定比利时的利益受到了损害。

  至于经济领域,比利时从来就不存在一个严格意义的国内市场,因此也就产生不出对政府经济职能的迫切需要。一千多万人口的比利时不是一个能够提供巨大内需的国内市场,因此其资本和经营的国际化可以追溯到前资本主义时代。2006年比利时外贸海运装货量达到9361万吨,卸货量1.26亿吨;2007年仅旅游业就接待外国游客2985万人次,超过本国人口总数近3倍; 2008年全国进出口总额为6425亿欧元,其中出口3233亿欧元。这个80%的原料靠进口、50%以上的工业产品供出口的高度工业化国家,是在将自己的国门彻底开放和融入到世界经济体系之中才取得如此巨大的成就的。

  既然国民经济对比利时的价值远没有区域经济或世界经济大,比利时民众关心欧盟经社理事会变更远甚于关心本国政府也就没什么好奇怪的了。

  今天的比利时,在面对输入性的经济危机时选择了淡化国界、拥抱欧盟取暖的方式解决危机,在面对国内严重的认同危机和族群矛盾时,仍然选择了淡化国界、拥抱欧盟取暖的方式解决危机。说荷语的佛拉芒区想甩掉法语区独立建国,但加入欧盟意味着它将向更多的欧盟新丁承担财政和经济责任。说法语的瓦龙区有政治家提出要加入德国,加入德国同样要改革其臃肿的福利体系。更进一步地说,今天的比利时,其军事和外交职能基本虚无化,那明天可能因分裂出现的两个新国家只是23或13个比利时,其国家职能岂不同样虚无化?已有的自治权基本自古就有,没有的职能独立了也还是没有,这样的独立不是瞎折腾是什么?

  看透了这一点可能才是比利时人淡定的真正理由。他们也抗议,但绝不愤怒。他们也反思,但不强求立刻结束对立。这个国家因为政府危机举行的最大一次示威才集合了万把人,还不如抗议核能利用的人群多。这个国家抗议的手段竟然是“男人不刮胡子、女人不刮腿毛”、让政治家的妻子拒绝和丈夫做爱以及全民吃薯条等雷人奇想。这样的抗议不庄重,但是你无法小视。

  在全世界绝大多数政府都陷入“全能政府与循环”的怪圈之中时,比利时的办法虽不能说包治百病但却发人深省。如果政府的权利能够被转移(或者说还给)到超国家或次国家的治理单位中,如果成熟的社会自治与成熟的国际共治能够相互结合,那么人类所面临的困难毫无疑问会减少很多。与北非中东那些激烈的冲突相比,比利时人的淡定弥足珍贵。最起码,比利时人告诉了我们:什么情况下,分歧的选择可以不以愤怒和破坏的形式表达。


香港马会六合神算| 香港最快开奖结果直播| 香港最快开奖现场直播| www.626444.com| www.766966.com| 夜明珠世外桃源| 掌上六合| 753999新时代86849| 香港黄大仙解签| 任我发心水论坛| 香港六资料| www.205515.com|